首页 天子音乐 天子软件 Flash 精品视频 精品图片 精品特效 天子日记 天子文集 文档资料 祈愿 大头贴
  大案纪实  监狱文学  法规新闻  资料文档
热 门 排 行
1993阻击海南第一杀手..
1983追捕二王纪实
2000年9.1常德张君大案
1992北京西直门枪战
1993北京至莫斯科国际..
2001石家庄靳如超特大..
1985中国刑事大案:龙..
2003平舆特大系列杀人案
1983内蒙呼伦贝尔特大..
1997中国刑侦一号案(..
本 站 声 明

  本站的大部分资料,文章都来
 自网上收集,其版权归作者本人
 所有,如果有任何侵犯您权益的 
 地方请联系我们,我们将马上进 
 行整理,谢谢。

2003平舆特大系列杀人案

作者:网络     来源:http://www.tianzi.org/






 平舆县是位于河南省东南部的一个普普通通的小地方,当地的经济虽然不太发达,但人们的生活多年来一直比较平静。2001年9月,一名高中男生的突然失踪打破了这种平静,焦急的家长多方打听,但没有结果。2003年,又有一个孩子失踪。到了2003年,失踪孩子的数目突然增多,时间间隔也越来越短,特别是在2003年2月至4月不足100天的时间里,接连有11个孩子不见了,小小的县城蒙上了阴影。值得一提的是,失踪的全部是男孩,大部分家在农村,在县城上高中并且住在学校,平时喜欢到录像厅、网吧、游戏厅等地方玩。由于失踪者,全部在十五岁以上,身上大多也没什么钱,被拐卖和抢劫的都可能性不大,所以寻找孩子的事情一直没有什么头绪。由于这个县在这两年内也有过一些孩子私自外出打工,后来被公安机关和家长找了回来,所以无奈之中,人们还以为这些孩子也可能出去打工了。

  直到2003年11月12日,一个侥幸逃脱的男孩在家人的陪伴下向公安机关报案,人们才知道,失踪的孩子很可能全部被一个叫黄勇的人杀害了,因为公安人员在他的住所内挖出了17具尸骨。

  这就是犯罪嫌疑人黄勇,男,汉族,1974年11月18日生,身份证号码41282719741118030,初中文化程度,农民,住河南省平舆县重皇庙乡曾庄村委大黄庄11组。因涉嫌故意 杀人于2003年11月12日被平舆县公安局刑事拘留,同月21日因涉嫌故意杀人犯罪,经驻马店市人民检察院批准,于同月22日被驻马店市公安局执行逮捕。


  黄勇自小受反映暴力题材影视剧影响,梦想成为一名杀手。2001年夏,黄勇将家中面条机架改装为杀人器械,取名为”智能木马”。精心策划后,决定向出入网吧、游戏厅、录像厅的男性青少年下手,实施杀人计划,实现自已的杀人梦想。

  黄勇居住的房子其实非常简陋,而所谓的智能木马也就是一个简单的四条腿撑起来的木板,他就是用这个装置诱骗并杀害了17名毫无防备的青少年。在他的家中,公安人员还发现了十几条被他留作纪念的被害人的腰带。而大部分受害人的遗体就被他埋在了与他的卧房一墙之隔的一间空屋内。

  邻居都不知情,犯罪行为在继续,直到今年11月初,黄勇骗来了最后一名受害人小张,没想到几经折磨后,孩子居然还活着,并且哀求黄勇放了自己,还说要给他养老,而黄勇居然被打动了,小张最终逃出了这处埋着17名同龄人尸骨的凶宅。两天之后,他报了案,公安人员在他的指认下找到这里,抓获了黄勇。

 16岁的张亮身高超过了1米7,一头短发稍黄,身着休闲运动装,说话时语调低沉:“这事我真的是不想再回忆了。”

  前年开始,张亮父母开始在驻马店卖小吃。去年7月份,张亮初中毕业后也去了驻马店与父母一起卖小吃,63岁的奶奶在家中照顾上初中的妹妹。

  今年春节之后,张亮就再也没回去过,时间长了,奶奶开始想念孙子。

  11月初,奶奶打电话给张亮的父亲,让张亮回家住几天。“没想这一回家差点成了父子间的永别。”张亮父亲说。

  “孩子以前上学时就比较喜欢玩游戏机,到驻马店之后几乎没有玩过一次,因为生意太忙了,放不开手。”张亮的母亲说。

  这次回到老家,张亮又跑进了网吧,在网吧了第一次认识了黄勇。

  11月6日上午,张亮到平舆县城建设路上的新城网吧上网,黄勇就坐在他的左边。玩的过程中,黄勇经常问张亮这个字怎么打,那个字怎么打。

  一来二去,两人熟了,张亮对黄勇的印象是“看他也不像是一个很凶的人。”

  大约11时左右,黄勇的下网时间到了,而张亮还在继续上网。

  黄勇捅了张亮一把:“能陪我出去取点钱吗?”张亮问上哪里去取,黄勇说钱在家里放着。

  张亮下网后,与黄勇一起乘坐公交车到了玉皇庙乡,下车后两人步行三四里路到了黄勇的家里。

  黄勇曾被张亮说得掉了眼泪

  到大黄庄黄勇家时,还没到吃午饭的时间,张亮记得“黄勇走进村时,村里人跟他打招呼。”到屋里时,黄勇说“饿了,我去买两包方便面来吃。”然后他去买了方便面,还有花生米,吃过饭后,噩梦开始了。

  黄勇指着房间里的一个木马对张亮说:“这个很好玩的,如果你躺上去就会发现好玩在什么地方。”听信黄勇的张亮没有多想就躺了上去。

  “咔的一声,我的脖子被锁住了,然后我的手脚也被绑缚了,一点动弹不得。”此时张亮意识到可能是上当了,但为时已晚,抗争无力。

  黄勇将张亮的衣服剥光后,先用白布条勒住了张亮的脖子,然后用另一白布条勒住了张亮的肚子,接着逼张亮吸气,每吸一次,勒在独子上的布条就紧一次,肚子鼓得老大。

  黄勇开始用针对着张亮的肚子和脖子上乱扎,“针就是一般的注射针”。扎一次就出一次血。为了不让疼痛的张亮叫出声,黄勇又把一白布条塞进了张亮嘴里。

  四天之内,黄勇杀了张亮5次(不是此前有些媒体报道说的3次),但都没有杀死张亮。

  张亮哀求黄勇:“叔叔,你就放了我吧,我会认你做干爹的,以后给你养老,如果我死了,我爸爸妈妈上哪里去找我呀,找不到我他们会很着急的,你想想如果你被人给杀死了,你的爸爸妈妈也会很着急的。”

  张亮母亲介绍,张亮告诉她,他说完这话之后,黄勇稍微犹豫了一会,眼角流出了泪水。

  害怕黄勇是团伙作案

  黄勇放了张亮,张亮虎口逃生。

  11月11日下午2时左右,张亮回家了,家里只有奶奶一个人。

  63岁的老奶奶至今说起来声音还在颤抖:“他的眼珠里都有淤血,脖子上有一道伤口,肚皮上满是针眼血孔,我吓坏了。”

  奶奶问张亮:“你这几天跑哪里去了,也不回家,跟人家打架了?谁打了你,你快告诉奶奶。”

  张亮“哇”的一声哭了,声音嘶哑,几乎说不出话来。

  奶奶赶紧先将孩子送到诊所去看病,吃了两天的药也没见退烧。

  但张亮还是用嘶哑的声音告诉了奶奶事情的经过。

  老人家当晚就给张亮的父亲打了电话,然后又到张亮在公安系统工作的三爷家里说了情况,但三爷不在家。

  次日早晨,张亮的三爷向张亮咨询了事情经过后立即向平舆县公安局刑警大队报案。稍后,张亮的父亲从驻马店赶回老家。

  在张亮父子俩带领下,平舆公安局刑警抓获了黄勇。

  当时,张亮和他父亲没有进入现场,只是在外面指引警察。

  当天,平舆县公安局给张亮作了调查笔录。

  张亮的母亲说:“但我们害怕黄勇是团伙作案,而当时才抓到黄勇一人,考虑到孩子的安全,我们在这个医院住了几天,那个医院又住了几天,而且看病还都用的是化名。”

  不会去旁听案子

  张亮的母亲昨天表示:“我和孩子他爸明天不会去旁听这个案子,都这样了,还听什么。”

  现在,张亮的父母已经停止了在驻马店的生意,歇在家里陪护张亮。张亮父亲说:“这是个大事,一家人过后都吓坏了,其实我们现在压力挺大的,做生意也不踏实,而且孩子需要陪护。”

  没有了生意,张亮看病又花费了五六千元,不过他们觉得庆幸的是孩子活过来了。

  现在,张亮的父亲每晚都要到学校去接上初中的小女儿,而以前是不接的。

  发生这事之后,平舆县很多家长现在每天都亲自去接自己的孩子回家。

“11-12”特大系列杀人案告破后,有关责任人开始受到查究。据悉,平舆县委、县政府主要领导、分管领导及公安局、教育局、文化局、工商局等单位主要领导和有关责任人分别受到党内警告、严重警告、留党察看、行政撤销职务的处分,受处分者共计24人。

【记着眼中的黄勇】

河南平舆少男连环被杀案震惊了全国。29岁的犯罪嫌疑人黄勇诱骗杀害了17个中学男生。这个外表看来文弱老实、并不凶恶的男子,为什么要杀死这么多男生呢?记者近日得到公安部门的批准,采访了杀人疑犯黄勇,从对话中大致可以看出黄勇的杀人动机。

 根据黄勇的交代,他自小就想成为一名杀手。

  12月10日,在平舆县看守所,黄勇向记者讲起了他少年时期的一件事。

  黄勇十二三岁时,在一次庙会上,看了一场录像,片名叫《自由人》,讲的是一个杀手独来独往的故事。在年少的黄勇看来,杀手很酷,与众不同。他很想体验做杀手的感觉。谁也没有料到,一颗罪恶的种子已经落在了这名少年的心田。

  此后几年,黄勇过着平淡无奇的生活。

  1990年,黄勇从平舆县玉皇庙乡联中毕业。1991至1993年,在驻马店市一民办的电子技术学校读书。1994至1995年,他先后在驻马店市几个歌舞厅当音响师。1996年跟其姑父在驻马店市干建筑活。1997年在家务农,没有外出。1998年随父母在新疆伊犁打工。1999年在家务农,秋季到新疆拾棉花。2000年以后一直在家务农。

  “智能木马”和第一次杀人

  2001年夏天,黄勇的父母兄弟到平舆县城帮人养猪,就黄勇一人在家住。

  多年前的那颗种子开始萌芽。

  “现在场所条件具备了,如果在市面上杀人,容易暴露。就想寻找一种工具,因为我体力有限,恐怕不能每次都取胜。为了有百分之百的把握,就想制造一种杀人工具,使人失去反抗能力。”这是黄勇的一段供述。

  秋季的一天,黄勇独自在家,忽然看见家中的轧面条机支架,就躺在上面试一试,感觉很合适。黄勇把支架进一步改装,把短板换成长板,又用绿广告色刷新,重新一试,更加合适。黄勇给它起名叫“智能木马”。

  在接受讯问时,办案人员问:“为啥管杀人工具叫智能木马?”

  黄勇说:“年轻人都有挑战自我的想法,人人都不傻,以为自己很能。我给它起名叫智能木马,能使人失去戒备心,我就容易得手。”

  条件具备后,黄勇想找个人试试。想到如果杀女人,显示不了英雄气概,决定选择男青年。

  黄勇对记者说,选择男青年,是因为他们没有社会经验,容易上当受骗。而这些对象,只能在网吧、录像厅、游戏厅内才能和他们接近。

  做好工具的第二天,黄勇就到平舆县寻找对象。上午在电影院录像厅看录像,没有找到目标。刚吃完午饭,一单身男青年从他身边经过。感到他符合条件,黄勇便主动上前套近乎。

  这名年轻人叫王平,平舆二中学生,是平舆县系列杀人案中的第一个被害人。

  黄勇以资助他上学、回家拿钱为名,把他骗到家,这时天已快黑了。黄勇指着“智能木马”对王平说:“这是一种游戏,能够测试一个人的反应能力有多强。”

  在黄勇演示一番后,王平自信地上了木马,把头卡在两棍中间,面朝上,双手被捆在木马腿上。黄勇突然用白布条勒他的脖子,还没来得及反抗,王平就死了。

  “人死之后,我心中比较乱,就想怎样处理尸体。开始想把尸体抛到野外,一想容易被发现。想了有两个小时左右,决定把尸体肢解。听见邻居家河南电视台‘梨园春’节目正在播放时,我到西间开始把王平的衣服扒光,用俺家的菜刀把尸体肢解成七块。”

  黄勇决定将尸块埋在院内。他走到院内观察地形,心想厕所旁边比较合适,因为厕所有气味,不容易被别人发现。黄勇就在厕所旁边挖个坑,用化肥袋装着王平的尸块放到坑内,把袋子拿出后,将尸体掩埋。第二天上午,把王平的衣物和袋子一起烧掉。西间地上的血迹,把土翻过来掩埋。

  黄勇对记者说:“把现场处理之后,我心里有一种喜悦感,自己的愿望终于实现了。接着又有一种恐惧感,心里害怕被发现,一直没有作案。”

  杀人和得到钱财

  随着时间的流逝,恐惧慢慢褪去。

  黄勇对记者说:“第一次杀人时比较匆忙,没能真正感受到杀手的感觉,决定第二次杀人找回感觉。”他决定继续寻找目标。

  2002年夏天,黄勇在一家游戏厅内碰见一男青年正玩游戏机,但技术不高,便把他确定为目标。黄勇主动上前教他打游戏的诀窍。通过交谈,他自我介绍说叫吴非,在镇中附近承包建筑小活。黄勇趁机以给他介绍更好的工作为名,把他骗到家。

  黄勇指着木马说,这是用人单位设计的一种智能游戏,必须过关,否则用人单位不收。吴非信以为真,按照要求上了木马。

  “我将他捆好后,突然用白布条把他勒死。将尸体挪到西间,把埋王平的地方重新挖开。两个小时后,我到西间,先把吴非的衣服扒光,用菜刀将尸体肢解成五块,用两个塑料袋把尸块装起后与王平埋在一块。”第二天天将亮时,黄勇将吴非的衣物在厕所北面焚烧,留下他所带的二十来块钱。

  “杀了吴非之后,我感觉到自己成为一个杀手了。但是人家那种杀手很利索,我还是不够利索,同他们还有距离,还想练练。”黄勇对记者说。

  杀了吴非以后,农活就忙了,黄勇一直没有机会。

  直到2003年1月,在平舆县月旦桥南一游戏厅碰见刘楠。刘楠在平舆县二高上学,喜欢绘画。黄勇以去看画为名,把刘楠骗到家中。黄勇指着木马说,这不但是个很好的画架,而且是一种智能游戏。相似的一幕出现了。刘楠被突然勒死并被肢解。

  第二天,黄勇在厕所北面把刘楠的衣物烧掉,留下皮带和他身上所带的520元钱。

  “杀了刘楠之后,我心想,这样既可以满足我当杀手的愿望,又可得到钱财,自己就不能控制自己,接二连三地杀人。”这来自黄勇的供述。

  一双断手和疯狂作案

  2003年2月,黄勇在平舆县新华书店西一电子游戏厅,遇见两个男青年,李明和宋理,二人都在六中上学,游戏技术不高,身上还没钱。黄勇以回家取钱为名,将二人骗到家中。黄勇说他们两个人,而自己就一人,只能智取。

  黄勇家中有花生豆,还有别的零食当菜,过春节时还剩下一斤永乐仙和几瓶啤酒。黄勇便劝他们喝酒,自己不喝。李明喝了一杯白酒,三瓶啤酒。宋理喝一杯白酒,一瓶啤酒。两人当时就醉倒在地。

  黄勇把他们分别抱到床上,一人一头,用被子裹紧。看他俩睡熟了,黄勇便拿出白布条,先把宋理勒死。勒宋理时,宋理想用手反抗,但被子紧,还没把手弄出来就死了。勒李明时,由于酒喝得多,李明没有反应。黄勇将他俩尸体挪到西间,扒光衣服,用菜刀将李明从腰部截成两段,双手截下。将他俩埋在灶屋南边,李明在下,宋理在上。

  第二天午饭后,为了不留下指纹和真实的笔迹,黄勇带着手套,用米尺比画着写了一封恐吓信。信是写给平舆县电话超市的赵华伟的,让他送500元钱到月旦桥南河沿。原来黄勇跟着其姑父在驻马店干建筑活时,赵华伟是领工,怕黄勇抢他位置,总给他穿小鞋。

  “我一直想报复他。恐吓信里写要他送500元钱,但我并不想要钱,就想吓唬他。那钱我绝对不可能去拿的。”黄勇说。

  黄勇将恐吓信与李明的双手装在一个纸袋里,快下午五点时赶到平舆县城。黄勇在宽带网吧玩了个通宵,那两只手一直在身上揣着。天将亮时,黄勇将李明的双手和恐吓信,投到电话超市门前。公安局去拍照时,黄勇还到现场去看了看。

  “公安局去看现场时,你去干什么?”记者问。

  黄勇说:“我想去看看公安局咋样破案。当时字迹不是真的,纸袋上又没有指纹,我用纸垫着拿的,扔下后把纸带走了,又没脚印,不会这么快怀疑到我。即使真的把我逮着,我也服了。”

  在杀死李明和宋理之后,黄勇说感觉越来越好,觉得自己是一个真正的杀手,公安机关也发现不了,不如接着干,更好地体验杀手感觉。

  这之后,黄勇又连着杀了11人。:

  安眠药、遗书和放走第18人

  在采访中,记者了解到,黄勇曾靠吃安眠药来维持休息。

  黄勇骗第11个被害人朱波去他家,在客运北站准备乘车时,看见宋理的母亲正在找宋理,见人就问,其中也问到黄勇。那时宋理已经遇害了,是同李明一块被黄勇杀的。

  “我说我没见,就和朱波回到我家。从此以后,宋母找人的印象经常在我脑海里浮现,但我并没有作恶感,被我当杀手的愿望所代替。当我杀人后,我也满足了。”黄勇说。

  但是自从遇见宋母之后,黄勇开始就睡不着觉,靠吃安眠药维持休息。他曾买过3、4次安眠药,每次20片。

  黄勇杀的第17个人是赵涛。“杀他时,心里感觉是什么?”记者问。

  黄勇说:“我已经完全掌握了杀人技术,但是腻了,不想再杀人了。那时,思想忽然开始转变。为练杀人技术,杀了那么多人,想去自首,但没有勇气,不敢面对现实。就想办法,想利用一个人去报案,可能会好点。”

  张翔,本案中第18个也是惟一幸存的被害人出现了。

  2003年11月4日上午,黄勇在平舆县星辰网吧碰见张翔。为了与张翔套近乎,黄勇故意把打字速度放慢,让张翔替他打字。

  “聊了有一个小时左右,我对张翔说俺家有辆奥迪轿车,到俺家拿点钱可以带他出去玩。”黄勇说。张翔上钩了。他俩边走边说到了客运北站,乘坐公交车到了黄勇他们大队前边的柏油路上,再步行到家。路上没遇见熟人,到家就下午一点多了。

  吃完午饭,已是下午3点左右。黄勇指着木马对张翔说,这是一种游戏,只要能过关,可以帮他找个好工作。张翔上了木马,黄勇把他手捆好,开始用白布条勒他的脖子。张翔背着木马站起来反抗,黄勇没有松手,张翔晕倒在地。黄勇把他抱上床,嘴对嘴喂他几口白酒,张翔吐得满床都是。

  天快黑时,张翔醒了过来,便开始求黄勇:“哥,你别杀我,我不想死。”黄勇说:“我要想杀你,刚才在木马上你就死了。”一夜没事。

  “第二天,我一想不对,如果不杀了张翔,他要说出去,我就得死。我就在床上把他的手捆在背后,用白布条将他勒晕,还是下不了手杀他。张翔醒过来又求我,说不想死。下午,我又把张翔捆起来,双手在后,又把他勒晕,还是下不了手,心里斗争很激烈。”黄勇说。

  11月5日夜里,张翔发烧,眼红,黄勇出去给他买药。

  11月6日上午,张翔跟黄勇说出去解手,出去之后突然把门反锁上。黄勇从屋中摘掉门出来,碰见黄讲理在围墙外站着,便同他说了几句话,张翔在厕所里。

  黄讲理走了。黄勇和张翔回到屋中。黄勇把张翔的双手捆在背后,没有勒他的脖子,而是用白布条将他的腰勒紧,用针头扎在他肚皮上,并说,先给你放放血,让你慢慢地死。

  “我跟他说,杀一个人可以得6万元钱,我的任务已经完成了,下面是他们的活了。目的是让张翔恼,激我生气,以便把他杀掉。结果张翔没恼,我也没有下手杀他。”黄勇说。

  11月6日晚上,黄勇作出了一个重大决定。

  “我不相信任何人,想到放掉张翔,他肯定会去报案,我就得死。不放掉他,对不起死去的17个人。放掉张翔,起码可以让他们的尸骨回家。经过剧烈的思想斗争,作出一个重大决定,放走张翔。”

  当天晚上,黄勇在一张工程检验单背面给张翔写了一封遗书:“我走了!对不起,我不想让你阻止我去死!所以先把你搞晕,然后我好去死!对不起,张翔。求您把我埋了,求您了,不要给任何人去讲,更不要对我家人说我已死了。”遗书上还留下了他的两个账户、密码和QQ号。

  与黄勇面对面时,记者问:“勒晕张翔几次?”

  黄勇说:“三次。每次想着把他放走,他报案后我就得死,我就得杀他,就勒晕他一次。想想,我死了,起码可以让17具尸体回家。那时候,我想到我的父母,但也顾不了那么多了。”

  “张翔看到遗书了吗?”记者追问。

  “第二天醒来时,他看了。他说别这样,我不会说出去的。我对他笑笑,根本不相信他不会说出去。”黄勇说。

  11月7日早上,黄勇把张翔送到粮丰宾馆前边的转盘边,张翔走了。

  一名杀手的空虚和悔恨

  11月8日,黄勇没回家,上网去了。11月9日下午,黄勇准备乘车回家,在公交车上遇到了一个多月前才认识的白磊。

  “我把张翔送走后,心里不好受,总想找个人给我做个伴。正好碰到白磊,我就跟他说让他和我一块到俺家做个伴,白磊同意了。于是我和白磊下车后,一块到俺家,天也就黑了。我俩下了点方便面吃,说了一会儿话,我俩就睡了。”黄勇告诉记者。

  白磊去黄勇家时,把鞋弄湿了。到家后,黄勇给他找了一双红色胶底的运动鞋,让他换上。这双鞋是最后一名遇害人留下的。11月10日早上,黄勇给白磊一块钱回家。

  白磊在接受办案人员询问时说:“黄勇跟我说他家在平舆县有个养猪场。他还让我拿他家里的皮带,当时我见有好几条皮带在床上放着,我一根也没拿。他还跟我讲,他爸在驻马店市上班,他妈在驻马店市财政局上班。”

  “你叫白磊到你家,是否有杀害他的想法?”12月10日,记者问黄勇。

  “没有。把张翔送走后,心里很空虚,不好受,也不想再杀人了,只想找个人说说话。”黄勇说。

  记者问:“你今年29岁,结婚了没有?”

  “没有。我谈过两次恋爱,没有遇上我最爱的人。”

  “如果遇上你最爱的人,你会结婚吗?”

  “想到自己的愿望,而且我了解自己的个性,说到做到。就是找到我最爱的人,我也不会结婚,怕连累他们。”

  在看守所,黄勇对记者说,他最想见的人是父母。记者问:“想对你父母说些什么?”

  “我要说的太多,但说不出来。”黄勇说。

  “最想说的是什么?”

  “说不出来,用几个字代替不了我想说的话。”

  记者接着问:“你想对那些沉迷网吧的青少年说些什么?”

  黄勇毫不犹豫地说:“不要相信陌生人的话。”

  记者问:“对将来有什么打算?”

  “我谈不上什么将来。”黄勇很清楚自己要承受的后果,“我肯定是死罪,这点毫无疑问。”

  最后,黄勇对记者说:“每个人都有自己的梦想,希望大家不要走我这条路,代价太大。”



【家人、邻居眼中的黄勇】

  “我们很少跟他来往,一般不管他。他与他父亲很少说话。他的两个弟弟都烦他,平时就不搭理他。”在问到黄勇与家人的关系时,黄勇的母亲单小景这样说到。


  黄勇的父亲黄满良在接受有关方面询问时说,2001年,黄勇没跟他到平舆县城去养猪,是因为黄勇嫌那儿脏。“养猪场的规矩严,一个月只让出去两趟,进场就得消毒。”

  黄满良说,农忙时候,他和妻子单小景才抽空回家,回家时住东间。每次回家时,西间(黄勇肢解和掩埋尸体的重要场所)的门都是锁着的。“我想反正西间也没放什么东西,我也没进去过。”

  当问到是否见到用绿色漆过的面条支架和皮带之类的东西,黄满良说:“我回家只想早点干完活好回猪场,所以对家里的东西也没在意。”

  黄满良说家里的东西都拉到猪场去了,黄勇吃面也得到猪场要。“过个一二十天,黄勇到猪场,就给他十来块钱,够他吃盐的。”

  问到为啥只给这些钱,黄满良说:“我不敢多给他,因为黄勇得到钱就上游戏厅打游戏。”

  黄满良说:“黄勇好画画,好打游戏,平常不好与同代的人玩,好与十几岁的小孩玩。他不好说话,性格很内向,在家没有惹过事。”

  问到黄勇跟谁要好时,黄满良说:“我没发现过他与谁要好。他不和年轻人掺和,就是外出打工也是他自己去。”

  问到黄勇平时有何异常表现时,单小景说:“他从小就不爱说话,也不与人来往,性格孤僻。给他介绍过两个对象,都没成,后来婚事就搁下了。”

  黄勇的邻居黄讲理在接受有关方面询问时说:“黄勇平时在家从不与人来往,见人也不说话。他也没结婚。”

【犯罪事实】

  1、2001年9月份的一天,黄勇在平舆县电影院录像厅认识了学生路XX(男,15岁,平舆县人),黄勇以回家玩游戏为名;把其骗到自己家中,又以要想得到钱,须过”智能木马”测试关为由,将路XX捆绑在”智能木马”上,趁其不备,用白布条将其勒死,并扒光衣服,用菜刀将尸体肢解后埋在院内,后黄勇将路XX衣服全部焚烧。

  2、2002年夏季的一天,黄勇在平舆县镇中对面游戏厅内认识了无业人员王XX(男,17岁,,平舆县人),黄勇以帮王XX找工作为名,把其骗至自己家中,以想得到工作,须过”智能木马”测试关为由,将王XX捆绑到”智能木马”上,趁其不备,用白布条将其勒死,并扒光衣服,用菜刀将尸体肢解后埋在院内,后黄勇将王XX衣服全部焚烧。

  3、2003年元月份的一天,黄勇在平舆县月旦桥南一游戏厅内认识了学生王X(男,17岁,平舆县人),黄勇以带王X回家看画为名,把其骗至自己家中,又以做智能游戏为由,将王X捆绑在”智能木马”上,趁其不备,用白布条将其勒死,并扒光衣服,用菜刀将尸体肢解后埋在住室西间,后黄勇将王X衣服全部焚烧。

  4、2003年春节刚过的一天,黄勇在平舆县文化镇录像厅内认识了学生韦X(男,18岁,平舆县人),黄勇以资助韦X上学,回家拿钱为名,把其骗至自己家中,又以想得到资助,须过”智能木马”测试关为由,将韦X捆绑在”智能木马”上,趁其不备,用白布条将其勒死,并扒光衣服,用菜刀将尸体肢解后埋在院内,后黄勇将韦X衣服全部焚烧。

  5、2003年2月份的一天,黄勇在平舆县新华书店西侧一电子游戏厅内认识了学生陈XX(男、15岁,平舆县人)、学生韩XX(男,14岁,平舆县人),黄勇以回家取钱和拿游戏机牌为名,把二人骗至自己家中,劝二人喝酒,待二人喝醉后,用白布条分别将二人勒死。然后扒光衣服,用菜刀将陈XX体肢解,将二人尸体埋在院内。后黄勇将二人衣服全部焚烧。黄勇把陈XX的双手用纸袋装着,连同用尺子比量着写一封勒索信,于2003年3月2日扔在平舆县一电话超市门前,勒索该店老板赵华伟500元钱(未遂)。

  6、2003年3月份的一天,黄勇在平舆县文化馆录像厅认识了学生张X(男,20岁,平舆县人),黄勇以回家取钱为名,把其骗至自己家中,又以想得到钱须过”智能木马”测试关为名,将张X捆绑在”智能木马”上,趁其不备,用白布条将其勒死,将衣服扒光后埋在住室西间。后黄勇将张X衣物全部焚烧。

  7、2003年3月份的一天,黄勇在平舆县宽带网吧认识了学生刘XX(男,17岁,平舆县人)、学生XX(男,15岁,,平舆县人),黄勇以带二人外出旅游,回家拿钱为名,把二人骗至自己家中,劝二人喝酒,待二人喝醉后,用白布条分别将二人勒死,将衣服扒光后埋在住室西间。后黄勇将二人衣物全部焚烧。

  8、2003年3月份的一天,黄勇在平舆县圆梦园网吧认识了学生韩XX(男,15岁,平舆县人),黄勇以帮助韩XX找工作为名,把其骗至自己家中,又以找工作须过“智能木马”测试关为由,将韩XX捆绑在“智能木马”上,趁其不备,用白布条将其勒死,将衣服扒光后埋在住室西间。后黄勇将韩XX衣物全部焚烧。

  9、2003年3月份的一天,黄勇在平舆县宽带网吧认识了学生赵X(男,16岁,平舆县人),黄勇以借钱给赵X为名,把其骗至自己家中,又以想得到钱,须过“智能木马”测试关为由,将赵X捆绑在“智能木马”上,趁其不备,用白布条将其勒死,将衣服扒光后埋在住室西间。后黄勇将赵X衣物全部焚烧。

  10、2003年3月份的一天下午,黄勇在平舆县文化馆录像厅认识了学生梁XX(男,16岁,平舆县人),黄勇以资助其上学,回家拿钱为名,将其骗至自己家中,又以想得到钱须过“智能木马”测试关为由,将梁XX捆绑在“智能木马”上,趁其不备,用白布条将其勒死,将衣服扒光后埋在住室西间。后将梁XX衣物全部焚烧。

  11、2003年4月份的一天,黄勇在平舆县文化馆录像厅认识了无业人员翟XX(男,17岁,平舆县人),黄勇以回家取钱赶会为名,把其骗至自己家中,又以想得到钱须过“智能木马”测试关为由,将翟XX捆绑在“智能木马”上,趁其不备,用白布条将其勒死,将衣服扒光后埋在院内。后黄勇将翟XX衣物全部焚烧。

  12、2003年4月份的一天,黄勇在平舆县文化馆录像厅认识了工人赵XX(男,22岁,平舆县人),黄勇以帮其找工作为名,把其骗至自己家中,又以想得到工作须过“智能木马”测试关为由,将赵XX捆绑在“智能木马”上,趁其不备,用白布条将其勒死,将衣服扒光后,埋在住室西间。后黄勇将赵XX衣物全部焚烧。赵XX所骑自行车被黄勇以110元卖掉,赃款被黄勇挥霍。

  13、2003年7月初的一天,黄勇在平舆县挚地网吧认识了学生陈XX(男,19岁,平舆县人),黄勇以帮其提高高考分数为名,将其骗至自己家中,又以测试其反应能力为由,将陈XX捆绑在“智能木马”上,趁其不备,用白布条将其勒死,将衣服扒光后埋在院内。后黄勇将陈XX的衣物全部焚烧。

  14、2003年9月份的一天,黄勇在平舆县镇中对面一家网吧认识了学生冯X(男,18岁,平舆县人),黄勇以回家拿游戏卡为名,将其骗至自己家中,又以过“智能木马”测试关为由,将冯X捆绑在“智能木马”上,趁其不备,用白布条将其勒死,将衣服扒光后埋在住室西间。后黄勇将冯X衣物全部焚烧。

  15、2003年10月份的一天,黄勇在平舆县宽带网吧认识了学生秦XX(男,17岁,项城县人),黄勇以借钱给秦XX为名,把其骗至自己家中,以过“智能木马”测试关为由,将秦XX捆绑在“智能木马”上,趁其不备,用白布条将其勒死,将衣服扒光后埋在住室西间。后黄勇将秦XX衣物除鞋子、皮带外全部焚烧。秦XX所骑自行车,被黄勇以50元买掉,赃款被黄勇挥霍。

  16、2003年11月4日,黄勇在平舆县星晨网吧认识了驻马店市工人张X(男,17岁,平舆县人),黄勇以外出带张X游玩,回家拿钱为名,把其骗至自己家中,又以过“智能木马”测试关为由,将张X捆绑在“智能木马”上,趁其不备,将其勒昏。张X苏醒后,向黄勇求饶,黄勇又多次将张X勒昏后,黄勇自动终止了犯罪,将张X放回。经法医鉴定:张X的伤情构成轻伤。


2003.12.26早上7点,制造震惊全国的 平舆特大系列杀人案的杀人恶魔黄勇已经被当地公检法验明正身,8点,对黄勇的公开宣判大会在平舆县召开。公开宣判大会完毕后,黄勇被立即押赴位于平舆县城西的刑场执行死刑,上午9:35分,一颗子弹结束了杀人恶魔黄勇罪恶的生命。在公开宣判大会现场及刑场现场有受害者家属和当地群众几千人,群情激愤,现场声讨杀人恶魔的怒吼声不断。上午9:35分当行刑的枪声响起,夺去17条人命的杀人恶魔黄勇应声倒地,现场群众无不拍手称快。


发表日期:2006-01-16 14:31:47 阅读次数:9529


© Copyright (C) 2005天子精品版权所有
加入收藏 | 发送邮件 | 给我留言 | 友情链接 | 综合查询 | 天子博客
京ICP备13010265号已通过W3C验证